ag贵宾厅官网

id="hi-103478">咳嗽门

作者:www142net    发布时间:2020-02-13 21:34     浏览次数 :186

[返回]

一方∶治久嗽不已。用猪肾两枚细切,干姜三两为末,水七升,同煮,临卧徐徐服,取汗。

人参 甘草 款冬花 白术 百合 茯神 肉桂 炮姜 苏叶百部 半夏水煎服。四剂愈。

声哑为寒,宜细辛、半夏、生姜,卒以散之。

此症用止传汤亦妙。

咳嗽声嘶者,乃血虚受热,用青黛、蛤粉蜜调服。

人有阴气素虚,更加气恼,偶犯风邪,因而咳嗽。人以散风祛邪之药治之而愈甚,此不治其阴虚之故也。然而徒HT 其阴,而肝气未平,则木来侮金,咳亦难已。法宜平肝而益之以补水之剂,则水能资木,而木气更平也。方用平补汤∶

风寒者,主发散行痰,二陈汤加麻黄、杏仁、桔梗之类。

白芍 熟地 麦冬 甘草 柴胡 香附 陈皮 白术 玄参

凡久嗽肺虚,须用人参、冬花、紫菀、马兜铃、五味子之类补之。

白芍 麦冬 茯苓 玄参 熟地 山茱萸 北五味 车前子 地骨皮 丹皮 牛膝 破故纸 贝母水煎服。连服十剂而气转,再服十剂而痰变为白,再服十剂而泄止,肠亦不鸣也。

小柴胡汤 治风寒咳嗽,发热头疼。

此症用郁金丹亦甚效。

桑白皮 熟地黄 人参 紫菀 黄 川五味

此证亦可用宁嗽丹苏叶 甘草 天花粉 天冬 款冬花 桔梗 生地 麦冬水煎服。二剂愈。

上咀,每服七钱,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食远服。

人有咳嗽,长年不愈,吐痰色黄,结成顽块,凝滞喉间,肺气不清,用尽气力始得吐出于口者,此乃老痰之病也。年老阳虚之人,最多此症。然用消痰清肺之药往往不验者,盖徒治其痰,而不理其气也。夫痰盛则气闭,气行则痰消。老年之人,孤阳用事,又加气闭而不伸,则阳火煎熬,遂成黄浊之痰,气虚不能推送,故必咳之久而始能出也。方用六君子汤加减治之。

五苓散 治暑湿伤肺,咳嗽烦躁脉细。

熟地 麦冬 甘草 柴胡 白芍水煎服。

当归 川芎 芍药 熟地黄 桔梗 黄柏

补阳气之虚,开郁气之滞,消痰结之块,祛久闭之火,有资益而无刻削,则老痰易化,而咳嗽易除也。倘徒用攻痰之药,则阳气必伤,而痰又难化,格格难吐,何日是清快之时乎!此症用化老汤亦佳。

款冬花 鹅管石 佛耳草 枯矾 甘草 官桂

人有骤感风寒,一时咳嗽,鼻塞不通,嗽重痰必先清后浊,畏风畏寒,此风寒入于皮毛,肺经先受之也。夫肺之窍通于鼻,肺受风寒之邪,而鼻之窍不通者,阻隔肺金之气也。肺窍既不能通,而人身之火即不能流行于经络,而火乃入于肺,以助风寒之党矣。故初起咳嗽,必须先散风寒,而少佐散火之剂,不可重用寒凉以抑其火,亦不可多用燥热以助其邪,用和解之法为最妙,如甘桔汤、小柴胡汤是也。然而世人往往以小恙不急治者多矣,久则肺气虚而难愈,则补母、补子之道宜知也。补母者,补其脾胃也;补子者,补其肾水也,似乎宜分两治之法,以治久咳久嗽之症。而余实有兼治之方,既有利于子母,而复有益于咳嗽,毋论新久之嗽,皆可治之以取效也。方用善散汤∶

列缺

熟地 玄参 百合 白芥子 荆芥 茯苓 沙参

宁肺汤 治荣卫俱虚,发热自汗,咳嗽痰涎,肺气喘急。

当归 大黄 贝母 天花粉 薄荷 荆芥 甘草 白术 陈皮 神曲 黄芩 桔梗水煎服。连服四剂,秋冬之时断无咳嗽之症矣。

星香丸 治诸般气嗽生痰。

此方乃补脾胃之圣药,加入肉桂以补心包、命门之二火,一味而两得之也。又恐徒治脾胃之母,置肺邪于不问,增入补肺散邪之味,则子母两得,而久嗽安得不速愈哉!此症用助金汤亦佳。

取大半夏滚汤泡七次,去皮焙干,又以朴硝汤泡七次,米泔浸一日夜控干。每半夏一两,白矾一两研细,温水化浸半夏,频频搅动,夏三日,冬放暖处五日,取出焙干,用姜汤慢火内煮,勿滚,候姜汤沸热,取出焙干。每服三五粒,或为末姜汤调服。

譬如滂沱大雨,高低原隰无不沾足,既鲜燥竭之虞,宁有咳嗽之患?倘失此不治,或治而不补益其肺肾,转盼而毛瘁色弊,筋急爪枯,咳引胸背,吊疼两胁,诸气 郁,诸痿喘呕,嗌塞血泄,种种危候,相因俱见矣。又用何药以救其焦枯哉!此症用夜露饮亦妙。

上水盏半,姜五片,煎八分,食后服。

此方大补肺、肾、肝、脾之四经,而尤能解肝气之郁。肝经郁解,而肺经风邪亦不必祛而自散矣。人谓补肾、补肺、平肝足矣,何又兼补脾胃而用人参耶?不知三经之气,非脾胃之气不行,吾少加人参、茯苓以通之,则津液易生,而肾、肝、肺尤能相益也。

神芎丸 治一切热嗽。清金消痰利咽膈,蜜丸弹子大,嚼服尤妙。

此方本非止泻之药。盖泄成于阴虚,补其阴而泄自止,阴旺则火息不去烁金;金安则木平不去克土,所以消痰而化其火炎之色,止泄而撤其金败之声,故肠鸣、盗汗尽除,而咳嗽亦愈矣。

上水二盏,姜三片、紫苏五叶,煎八分,食远服。

人参 白术 茯苓 陈皮 柴胡 白芍 白芥子 甘草 栀子水煎服。二剂而痰变白矣,四剂而痰易出矣,十剂而咳嗽尽除。

上半日嗽多者,胃中有火,知母、石膏降之。

人有久嗽不愈,用补肾滋阴之药不效,反觉饮食少思,强食之而不化,吐痰不已者,人以为肺经尚有邪留于胃中,而不知乃脾胃虚寒不能生肺,使邪留连于中脘而作嗽也。夫肺金之母,脾胃二经之土也,土旺则金旺,土衰则金衰,不补母以益金,反泻子以捐土,邪即外散,肺且受伤,况尚留余邪未散乎!毋怪其久嗽而不愈也。然则治之之法,不可仅散肺之邪,而当急补肺之气;不可仅补肺之气,而尤当急补脾胃之土矣。然不可徒补脾胃也,盖补胃必须补心包之火,而补脾必须补命门之火。心包生胃土,命门生脾土,实有不同耳。然而胃病则脾必病,而脾病则胃亦病也。吾补胃而即兼补脾,补脾而即兼补胃,未尝非肺金之所喜。肺喜正气之生,自恶邪气之克,不必治嗽而嗽病自已矣。方用补母止嗽汤∶

人参 白茯苓 琥珀 沉香 大生地黄 白蜜

人有久咳而不愈者,口吐白沫,气带血腥。人以为肺经之湿也,而不知实肺金之燥。苟肺气不燥,则清肃之令下行,而周身四达,何处非露气之下润乎!不特肾水足以上升而交于心,亦且心火下降而交于肾,不传于肺矣。心火既不传于肺金,曾何伤燥之虑哉!惟其肺气先已匮乏,高源之水无有留余之势,而欲下泽之常盈,以上供于肺金之用,此必不得之数也,治法自宜专润肺金之燥矣。然润肺金之燥,而肾火上冲,则肺且救子之不暇,何能自润?此肺肾必宜同治也。方用子母两富汤∶

人有春暖夏热,则安然不嗽,一遇秋凉,即咳嗽不宁,甚至气喘难卧,人以为肌表之疏泄也,谁知是郁热之难通乎?夫人身之气血,流通于肌肉之内,则风邪不得而入。惟气血闭塞不通,而邪转来相侮,凝滞而变为热矣。盖春夏之间,皮肤疏泄,内热易于外宣。秋冬之际,皮肤致密,内热难于外发,所以春夏不咳嗽,而秋冬咳嗽也。倘不治其郁热之本,而惟用发散之品,徒虚其外,愈不能当风寒之威,徒耗其中,益转增其郁热之势,均失其治之之法也。所贵攻补兼施,既舒其内郁之热,而复疏其外入之寒,则本既不伤,而末亦易举也。方用∶

牛髓 白蜜 杏仁 干山药胡桃仁

地骨皮 桑叶水煎服。十剂轻,三十剂愈。

上水二盏,姜三片、枣一枚,煎八分,食后服。

熟地 麦冬 芡实 山茱萸 贝母水煎服。十剂全愈。

帝曰∶六腑之咳奈何?安所受病?岐伯曰∶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腑。脾咳不已,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则呕,呕甚则长虫出。肝咳不已,则胆受之,胆咳之状,咳呕胆汁。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大肠咳状,咳而遗矢。心咳不已,则小肠受之,小肠咳状,咳而失气,气与咳俱失。肾咳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状,咳而遗厌。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三焦咳状,咳而腹满,不欲饮食。

天花粉 苏子水煎服。四剂愈。

人参 白术 生地 款冬花 白芥子 白芍 地骨皮 柴胡 甘草 麦冬水煎服。四剂轻,十剂愈。

《金匮》论云∶热在上焦,咳嗽既久而亡津液,或用燥药过度,或用利药汗药太多,重亡津液,故寸口脉数。其人咳嗽,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为肺痿。若口中辟辟燥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为肺痈。咳唾脓血腥臭者,皆为肺痿肺痈。

麦冬 苏叶 茯苓 玄参 甘草 黄芩 天门冬 款冬花 贝母水煎服。

胡椒理中汤 治肺虚感寒,气不宣通,咳嗽喘急,胸膈气促,不进饮食,呕吐痰涎。

盖大黄走而不守,用之于祛火消痰之中通郁最速,又得当归之补而不滞,白术之利而不攻,同队逐群,解纷开结,内外两益矣。

上水二盏,枣一枚,煎八分,食远服。

白术 茯苓 人参 陈皮 甘草 苏子 半夏 桔梗 麦冬 紫苑 肉桂水煎服。一剂而嗽轻,二剂而嗽更轻,四剂而嗽全止矣。

凤髓汤 治咳嗽,大能润肺。

熟地 麦冬水煎服。连服四剂,而肺金之燥除,肾火之干亦解。

肺脉微急为咳而唾血。咳而脉弦涩为少血。细涩而数为房劳。双弦者为寒。偏弦者为饮。脉沉为留饮咳,弦实者宜埕。

熟地 麦冬 甘草 白芍 柴胡 人参 茯苓 天花粉 百合 炒黑荆芥水煎服。

上咀,每服八钱,水二盏,姜五片,煎八分食后服。

此方即子母两富汤加味者也。以熟地大滋其肾水,以麦冬大安其肺金,加芍药、柴胡、甘草以舒其肝胆之气,使其不来克脾胃之土,则脾胃之气易于升腾,上使救肺,而下可救肾,且邪亦易散,实有鬼神不测之妙也。

款气丸 治水饮湿郁,咳久喘满,肺气浮肿。

人有风寒已散,而痰气未清,仍然咳嗽气逆,牵引腰腹,俯仰不利,人皆谓必须治痰之为亟矣。然而治痰而痰愈多,嗽愈急、咳愈重者何也?盖治痰之标,而不治痰之本耳。痰之标在于肺,痰之本在于肾,不治肾而治肺,此痰之所以不能去,而咳嗽之所以不能愈也。人生饮食原宜化精而不化痰,惟肾气虚,则胃中饮食所化之津液欲入肾而肾不受,则上泛为痰矣。盖因胃中所化之津液无多,不足以济肺之干枯,而心火转来相夺,则津液不能滋肺,反化为痰涎而外越矣。然则治法,宜大补其肾水,使肾水汪洋,既能制心火之有余,更能济肺金之不足,心火不敢相夺,胃气又复相安,自然津液下润,肾经独受,化精而不化痰矣。方用∶

杏仁

白芍 桔梗 抚芎 白芥子 茯苓 生地 甘草 款冬花水煎服。一剂轻,二剂愈。

上水二盏,煎八分,食后温服。

此症用涣邪汤亦效。

柏斋何氏曰∶《机要》所论咳嗽二证,盖倒说也。肺为气主而声出焉,肺伤寒饮,郁而为痰,声欲上出,为痰所隔,故相攻而作声,痰出声乃通利,斯谓之咳。外感风寒,肺管为寒气所束,声出不利,故亦相攻作声,然无物也,斯谓之嗽。咳字从亥,亥者有形之物也,故果核草皆从亥,亥复有隔阂之义。嗽字从束从吹。此古人制字之妙,乃二证之所以分也。观此则《机要》之说,诚倒置欤!

人有久病咳嗽,吐痰色红,有似呕血而实非血也,盗汗淋漓,肠鸣作泄,午后发热。人以为肾经之邪火大盛,将欲肾邪传心也,谁知是脾邪之将传于肾乎?此症初因肾水干枯,肾经受邪,肾乃传心,故发热而夜重,未几心邪传肺,故咳嗽而汗泄;未几肺邪传肝,故胁痛而气壅;未几肝邪传脾,故肠鸣而作泄。今既盗汗淋漓,肠鸣作泄,乃肺邪不传肝而传脾也。邪不入肾肝,尚有可生之机,亟宜平肝滋肾,使邪不再传,则肝平而不与肺为仇,肾滋而不与心为亢;再益之健脾之品,使脾健而不与肾为耗,自然心火不刑肺而生脾,脾气得养而肺气更安矣。方用转逆养肺汤∶

黄芩知母汤 治夏月火嗽,有痰有声,面赤烦热。

此方用麦冬、天门冬以安肺气,用茯苓、甘草以健脾胃之土,用玄参以润肾经之水,用苏叶、款冬花以解散其阴阳之风邪,又加黄芩以清其上焦之火,贝母以消其内膈之痰,斟酌咸宜,调剂皆当,故奏功取胜耳。

五味黄 散 治咳嗽咯血成劳,眼睛疼痛,四肢困倦,脚膝无力。

脉候

上咀作二服,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食远服。

贝母 五味子 桑白皮 黄芩 陈皮 半夏 甘草 桂心 柴胡 木香 杏仁 干姜

黄连香薷饮 治暑热乘肺,咳嗽脉洪。

二陈汤加减,咳嗽痰证多方用之,只除阴虚、血虚、火盛肺燥、干咳嗽而痰咯嗌不出不可用,其余悉可对证加味而用之。

上作一服,水二盏,姜五片、枣一枚,煎八分,食后服。

子和治一妇人病嗽,时已十月。戴人处方六味∶陈皮、当归、甘草、白术、枳壳、桔梗。

一捻金治远年近日诸般咳嗽。

湿乘肺者。

上羊肺先用水二斗三升煮一斗,去肺入诸药再煮,取三升,分作四服,日三夜一,忌海藻、菘菜、羊肉、饴糖、生葱。

麻黄 杏仁 紫苏 薄荷 陈皮 桑白皮 大腹皮 甘草 薄桂

生气通天论曰∶秋伤于湿,上逆而咳。

上为细末,炼蜜丸,龙眼大,临卧细嚼一丸,姜汤下。

天门冬丸 治肺经内外合邪咳嗽,语声不出,咽喉妨碍,状如梅核,噎塞不通,膈气噎食皆可服。

金沸草散 治肺感寒邪,鼻塞声重,咳嗽不已,憎寒发热,无汗恶风,或热壅膈间,唾浊痰甚。

宁神散治新久咳嗽,肺气不通,咯唾脓血,壅滞不利,坐卧不安,言语不出。

上服五钱,水二盏,姜三片、葱一根,煎八分服。

黄芩 知母 桑白皮 杏仁 山栀 贝母 桔梗 天花粉 甘草

一方∶治痨嗽久患不已,以蓖麻叶不拘多少,晒干为末,用羯羊肝一具切片,以蓖麻叶末掺上,用炭火炙熟,不拘嚼吃。

上为细末,炼蜜丸,樱桃大。夜间噙化三五丸。

大降气汤 治上盛下虚,气壅痰实,喘嗽不利。

润肺止嗽,须用阿胶、蜂蜜、栝蒌仁、胡桃仁、麻仁之类。

苏子煎 治上气咳嗽。

蜜酥煎 治咳嗽胸庸,上气喘壅。此为邪搏于肺,气不宣通,故咳而喘,气上逆,面目浮肿。

上咀,每日早用二两作一服,水三盏,煎二盏,匀作三服。午时一服,申时一服,临卧时一服,尽此一料无不愈。

丹溪曰∶咳嗽有风、有寒、有痰、有火、有虚、有劳、有郁、有肺胀。

夜嗽并阴分嗽者,多属阴虚。肾水不足者,六味地黄丸之类。

九仙散 治一切咳嗽不已。

上将杏仁于瓷盆中,用水研取汁五升,净铜锅内,勿令油腻垢。先倾三升汁于锅内,刻木记其浅深,减记又倾汁二升,以缓火煎减所记处即入蜜酥二味,煎至记处药乃成,贮于净瓷器中。每日三次,以温酒调一匙,不能饮酒或以米饮白汤皆可调服。至七日唾色变白,二七唾稀,三七嗽止。此方非独治嗽,兼补虚损去风燥肥肌肤,妇人服之尤佳。

凡咳嗽肺实,有火邪者,宜桑白皮、片黄芩、天花粉、杏仁、枳壳、桔梗之类以泻之,有外感风寒者,用五拗汤以发散之。

人参款花散 治喘嗽久不得已者。

人参白虎汤 治伤暑咳嗽,面赤自汗身热,脉虚发渴。

人参 款冬花 桔梗 桑白皮 五味子 阿胶 贝母 乌梅 御米壳

泻白散 治肺壅实烦热,咳嗽喘闷,大便不利。

上熬成膏,炼蜜丸,鸡头子大,每服一丸,食后细嚼,淡姜汤下。

上各咀二钱,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食远服。若憎寒恶风取汗解,加桔梗荆芥,名五拗汤,治咽痛。

肉桂

生甘草 麻黄 杏仁

人参 阿胶 杏仁 罂粟壳 知母 桑白皮 乌梅 地骨皮 甘草

上前九味咀,水五升,煎五七沸去滓,纳酥蜜等,再以慢火煎,稀稠得所。每服一二匙,噙化或用酒调服。

钟乳粉 桑白皮 肉桂 白石英 五味子 款冬花 紫菀茸 麦门冬 人参

治法

伤寒咳嗽,二陈汤加杏仁、麻黄、桔梗、干姜、桂枝之类。

风乘肺者,日夜无度,汗出头痛,涎痰不利。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米汤调下。

知母 白术 茯苓 五味子 人参 半夏 柴胡 甘草 薄荷 川芎 阿胶 款冬花 桔梗 麦门冬 黄芩

上作一服,水二盏,煎八分,食后服。

白沙蜜 牛酥 杏仁

百花膏 治咳嗽不已,或痰中有血。

当归 川芎 白芍药 人参 半夏 陈皮 赤茯苓 阿胶 细辛 北五味 甘草

蜜丸弹子大,临睡嚼一丸。

万山观芦吸散 治男妇一切风寒咳嗽喘急。

枇杷叶 木通 款冬花 紫菀 杏仁 桑白皮 大黄

紫菀散 治嗽中有血,虚劳久嗽。

橘红 紫苏叶 杏仁 五味子 半夏 桑白皮 贝母 白术 甘草

旋复花 麻黄 荆芥 前胡 半夏 赤芍药 甘草

燥乘肺者,气壅不利,百节内痛,头面汗出,寒热往来,皮肤干枯,细疮湿痒,大便秘涩,涕唾稠粘。

水盏半,煎八分,食后服。仁斋方有阿胶无芍药。

团参饮子 治脾肺受伤,咳嗽脓血,憎寒壮热,渐成劳者。

桑白皮 地骨皮 陈皮 青皮 桔梗 甘草 黄芩 知母

清暑益气汤 治中暑身热,咳而自汗,脉虚烦躁。

上咀,每服七钱,水二盏,煎七分,食远温服。

加减泻白散 治咳嗽口干烦热,胸膈不利,上气喘促。

夏月嗽而热者,谓之热嗽,以小柴胡汤加石膏、知母之属是也。冬月嗽而恶寒,谓之寒嗽,以小青龙汤加杏仁、冬花、细辛、干姜之属是也。

嗽属火者,主降火,清金化痰,海石、栝蒌、青黛、桔梗、半夏、香附、诃子、青皮之类,蜜丸噙化。

一方∶治咳嗽,以生天门冬捣取汁一斗,酒一斗,饴一斤,紫菀四两,合于铜器内,火上熬成膏,丸弹子大。每服一丸,噙化。

黄 鳖甲散 治虚劳客热,肌肉消瘦,四肢倦怠,五心烦热,口燥咽干,日晡发潮热,夜出盗汗,咳嗽痰涎,时带脓血。

乘秋则肺先受邪,乘春则肝先受邪,乘夏则心先受邪,乘至阴则脾先受邪,乘冬则肾先受邪。

肺胀者,主收敛,五味子、乌梅、罂粟壳、冬花、诃子、倍子、枯矾之类。

阿胶散 治肺燥咳嗽不已及唾血。

伤风咳嗽,二陈汤加枳壳、防风、荆芥、前胡、细辛、旋复花之类。

一两清油二两蜜,半两生姜自然汁。

伤热咳嗽,二陈汤去贝母、加黄芩、薄荷、知母、石膏、桔梗之类。

人参 当归 白术 熟地黄 川芎 白芍药 五味子 麦门冬 桑白皮 白茯苓 甘草 阿胶

桑白皮 桔梗 川芎 防风 薄荷 黄芩 前胡 柴胡 紫苏 赤茯苓 枳壳 甘草

生熟罂粟丸 治一切久嗽劳嗽,一服立愈。

一方∶治久患气嗽,用陈皮、生姜焙干,神曲等分为末,丸如梧桐子大。食后夜卧米饮下三十丸,亦治膀胱气。

人参款花膏 治肺胃虚寒,久嗽不已,咽膈满闷,咳嗽气壅。

上研为膏,炼蜜和丸,弹子大。每服一丸,食后细嚼姜汤下。

先将蜡溶化涂纸上,次以艾铺上,将三味细研掺匀,卷成筒,每用火点烟,一头熏入口内,吸烟一口,清茶吞下。

上作一服,水二盏,姜五片,煎八分,食远服。

诃子肉 通草 杏仁

肺虚甚者人参膏,以生姜、陈皮佐之,有痰加痰药,此好色肾虚者有之。

阴虚咳嗽或吐血者,四物汤加黄柏、知母、五味、人参、麦门冬,桑白皮、地骨皮。

天突

上锉散,每服二钱半,加生姜、细辛、五味子各五分,水一盏,煎八分,食前服。凡年高人,气弱久嗽通用,仍间服养正丹。

上为末,姜汁煮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白汤送下。

上为细末,糯米粉并黄蜡一两成粥,更入蜜再熬匀,和前药末,丸樱桃大。每服一丸,同生姜细嚼下。

黄 散 治咳久劳嗽唾血。

枳壳 半夏 桔梗 茯苓 苦葶苈 防己 薄荷 紫苏 马兜铃 桑白皮甘草

上水盏半,药四钱,煎八分,食后温服,或为末炼蜜丸,梧桐子大。每服四五十丸,白汤送下。

上前五味用米泔水浸一宿晒干,次入人参、茯神、麦门冬。前五味共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腊一豆大,煎七分,食后服。

上作二服,水盏半,姜三片,煎八分,食远服。

紫菀 阿胶 知母 贝母 桔梗 人参 茯苓 甘草 五味子

桔梗 甘草 桑白皮 陈皮 半夏 杏仁 栝蒌子 地骨皮

一方∶治积年上气咳嗽促喘或唾脓血,用薏苡仁三两为末,水一升,煎三合,入酒一合,温服无时,大效。

温金散 治劳嗽。

水煮金花丸 治气痰热壅心胸,烦闷咳嗽。

润肺止嗽歌

灸法

消风百解散 治咳嗽声重,身热头痛。

冬嗽风寒外束。

五味子丸劫咳嗽如神。

双玉散 治痰热咳嗽喘涌痰涎。

诸般咳嗽不已

桑皮散 治上焦热壅,咳嗽血腥,连声并气不得透。

粟壳 乌梅肉 陈皮 人参 木香 五味子 桔梗 杏仁 石膏 甘草

上咀,每服五钱,姜三片、苏叶五片,煎服。

久嗽劳嗽,用贝母、知母、白芨、阿胶、麦门冬、陈皮、人参、五味子之类,太平丸噙化俱妙。

灵宝烟筒治一切寒喘咳嗽。

陈皮 桔梗 青皮 紫苏 人参 半夏 杏仁 五味子 桑白皮甘草

黄蜡 雄黄 佛耳草 款冬花 艾叶

陈皮 荆芥穗 人参 半夏 通草 麻黄 桔梗 杏仁 细辛 甘草

麻黄杏子汤 治咳嗽发热,气满头疼。

烟筒方 治一切犯寒咳嗽,入冬便作。

上水盏半,姜十片、枣一枚,煎八分,热服。

一妇人患肺热久嗽,身如炙,肌瘦将成劳。以枇杷叶、木通、款冬花、紫菀、杏仁、桑白皮各等分,大黄减半为细末,蜜丸樱桃大,食后夜卧各噙一丸,未终一剂而愈。

上合于银锅内,慢火熬成膏。每服一匙,不拘时,米饮调下。

风寒郁热于肺,夜嗽者,三拗汤。脉大而浮有热,加黄芩、生姜。

上每服八钱,齑水二盏煎服。

补肺汤 治肺虚气怯久嗽。

先以鼻内气,乃闭口咳,还复以鼻内气,嗽则愈。向晨去枕正偃卧,伸臂胫,瞑目闭口无息,极胀腹,两足再顷间,吸腹仰两足倍拳,欲自微息定,复为之。春三、夏五、秋七、冬十,荡涤五脏,津润六腑。又云∶还向反望,倒望不息七通,治咳逆胸寒满热。

加味枳壳半夏汤 治上焦有热,咳嗽黄痰,痞满气喘。

好色之人元气虚弱,咳嗽不已,琼玉膏最捷。劳者,主补阴清金,四物汤加竹沥、姜汁。

上作二服,每服水盏半,姜一片、枣一枚,煎七分,不拘时温服。

温肺汤 治肺虚寒饮,发则咳嗽,不能坐卧,呕吐涎沫,不思饮食。

上咀,每服五钱,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食远温服。

粟壳 乌梅 北枣

上水二盏,煎八分。

黄 鳖甲 柴胡 地骨皮 生地黄 知母 秦艽 白茯苓 桑白皮 半夏 人参 紫菀茸 黄芩 甘草 赤芍药 天门冬 桔梗

五脏生成篇曰∶咳嗽上气,厥在胸中,过在手阳明太阴。

一方∶治久嗽不已。以生姜三两捣取汁,干姜屑三两,杏仁一升去皮尖,同捣为丸,芡实子大。每服三五丸,食后细嚼咽下。

白术 白茯苓 半夏 橘红 甘草

《巢氏病源》曰∶《千金》叙十咳之异,一曰风咳,欲语因咳,言不得竟是也。二曰寒咳,饮冷食寒入注胃,从肺脉上气,内外合,因之而咳是也。三曰支咳,心下坚满,咳则引痛,其脉反逆是也。四曰肝咳,咳而引胁下痛是也。五曰心咳,咳而唾血,引手少阴是也。六曰脾咳,咳而涎出,续续不止,引少腹是也。七曰肺咳,咳而引头项而唾涎沫是也。八曰肾咳,咳则耳聋无所闻,引腰脐中是也。九曰胆咳,咳而引头痛口苦是也。十曰厥阴咳,咳而引舌本是也。

平气散 治一切咳嗽吐痰,气塞不利,恶风不能食。

一方∶治肺寒咳嗽,以生姜汁、百部汁各半盏,同煎七分,二次服。

《医说》治多年咳嗽,肺痿而伤,咯血红痰。以白芨为面,每服二钱,糯米饮调,临卧服。

食积痰嗽,半夏、南星为君,栝蒌、萝卜子为臣,青黛、海石为使,姜汁蒸饼为丸服。

紫菀膏 治肺热,热嗽久嗽,身如炙,将成劳。

分气紫苏饮 治脾胃不和,气逆喘嗽。

诊要经终篇曰∶春刺秋分,筋挛气逆,烦为咳嗽,病不愈,令人时惊,又且哭。

鲤鱼煎 治上气咳嗽,胸膈烦闷气喘。

人参 青皮 茯苓 天门冬 陈皮 地骨皮 黄芩 五味子知母 桑白皮 甘草

上为末。巴豆三十粒去油存性另研,次入药和匀。每服一字,姜三片,两面蘸药细嚼便睡即愈。

上水二盏,葱一根、枣一枚,煎八分,不拘时服。

示从容篇曰∶咳嗽烦冤者,肾气之逆也。

凡嗽,春是春升之气。

上咀,每服三钱,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食远服。

琼玉膏 治虚劳干咳嗽。好酒者久嗽不愈尤效。

杏仁 真酥 阿胶 生姜汁白蜜 苏子

右寸短涩,伤肺嗽。右关短涩伤脾嗽。左关短涩伤肝嗽。脉出鱼际为逆气喘嗽。咳脉浮直者生,浮濡者生。脉数有热,气逆而喘,不得卧者,难治。咳而脱形,发热脉紧浮者,不治。咳而脉紧者,死。咳而呕吐,腹胀且泄,脉弦急者,不治。

人参 白术 川芎 当归 紫苏 杏仁 木瓜 茯神 五味子 肉桂乌药 甘草 白芷

杏仁 萝卜子

前胡散 治心胸烦热不利,咳嗽涕唾稠粘。

肺俞在背脊第三椎下,两傍各开寸半是穴,灸七壮。)

黄芩 甘草 人参 防风 杏仁 桑白皮 茯苓麦门冬

上水二盏,姜三片、枣一枚,煎八分,食远服。

麦门冬汤 治火热乘肺,咳嗽痰唾带红。

安眠散 治上喘咳嗽,久而不止。

药方

又方∶用猪 一具薄切,以苦酒煮,食尽不过三服。

上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食后温服。

人参荆芥汤 治肺感风邪,上壅咳嗽,头目不清,语言不出,咽干项强,鼻流清涕。

上为末,纸卷成条,每切一节三五分重,焚炉中,开口吸烟入喉。

凡嗽引胁痛,宜疏肝气,用青皮、枳壳、香附,实者白芥子。

下一篇:没有了